寛濟法師,2018星供法會(2018年3月2日)

2018年3月2日-將舉辦星供法會,歡迎隨喜參加!

日期:2018年3月2日(元宵)

時間:晚上七時半至晚上九時半

主持:寛濟法師

地點:香港屯門蓮池淨苑

電話: (852) 2450 3973

http://www.buddhatuhk.org/2018star0302_20180123.pdf

寛濟法師

釋寬濟法師,除了接下天台宗、華嚴宗、慈恩宗唯識等顯教法脈之外,還修學密宗法門,遠赴日本高野山金剛峰寺經「得度」、「受戒」、「修四度加行」及「傳法灌頂」等階段考核後,成為高野山真言宗中院流第53代傳法阿闍梨 [5]。 日本佛教真言宗本來傳承自中國漢地唐密法脈,但自近代起,日本出家僧眾因為受到政治力脅迫,令佛制戒律開始鬆散,為了復興在唐朝由惠果法師延續發揚的唐密傳承(唐密密法和僧眾戒律),寬濟法師始另立適合漢地大乘佛教之「唐密」流派,名為『佛教真言宗法界圓融派』。真言宗最初經由唐代密宗惠果法師傳授給由日本留學僧 空海和尚,再由他將法脈傳承至日本,日本佛教本來與漢地佛教一樣,向以出家人為主,但當近代日本適逢「明治維新」以後,日本政府於1872年(明治五年)四月,規定僧侶可吃肉喝酒、娶妻、蓄髮,做法事以外可以穿著在家便服,同年十一月,又禁止僧侶托缽。明治天皇以政治力脅迫命令所有寺廟僧人,放棄佛制戒律,開許僧人蓄髮、喝酒吃肉、結婚生子,致使日本出家僧人儘管接受出家僧人之「三壇大戒」,身上穿著袈裟,卻仍然擁有妻兒家室,生活習慣跟在家眾無別,變得非僧非俗,此行徑一向為漢地的大乘佛教界所垢病與批評,亦為日本真言宗未能廣傳於漢地的主因。日本佛教的住持僧人,會有寺廟資產繼承的問題,一般來說,長子繼承父親衣缽及寺廟產業,成為該寺廟的住持和尚,子承父業。所以寺廟產權是可以繼續傳給自己的兒子,住持和尚的兒子就繼續擔任該寺廟的住持,所以雖然是結婚生子、吃肉喝酒,但寺廟的住持卻仍稱自己是出家的僧人。有鑒於中國跟日本環境有異,寬濟法師主張,為了消除因當時「明治維新」政治力脅迫僧人不守戒律所產生的弊端,故應明確分開僧、俗二眾,恢復出家人持守「佛制戒律」的傳統,這樣才能復興與發揚漢地的唐密傳承。因此,法師規定,已經出家之僧人如要修學密法,可以直接修習「四度加行」,之後便可受「傳法灌頂」弘法。而在家居士修學真言宗,可以只學習普通的「簡修儀軌」,有心潛修者,則須先受「皈依發菩提心戒」及「佛性戒」等,才可正式修習「四度加行」等密法,惟完成加行後,仍不可穿出家僧人的袈裟以僧人自居,避免與出家僧人混淆不清,亦免除在家人「帶戒犯戒」的弊病 [6]。法師將已失傳於中國漢地的密宗密法,由日本高野山再傳承回到漢地,且避免受到日本出家僧人可飲酒吃肉、結婚生子、繼承寺產的弊端所影響,並恢復了漢地佛教出家僧眾的本有戒律,確立僧、俗二眾的界線與本分,進而復興發揚漢地唐密為其使命。法師目前每年均於青山蓮池淨院道場定期開設不同本尊的結緣灌頂法會,廣弘密法渡眾。

資料來自維基百科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