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話父母恩重難報經

      白話父母恩重難報經 沒有迴響

白話父母恩重難報經

優婆塞盧榮章譯

這是一次法會的記錄﹐當時佛在舍衛國﹐住在祗洹太子和須達多長者奉獻的祗園精舍﹐隨從
的出家弟子﹐共有一千二百五十人﹐菩薩弟子共三萬八千人。有一次﹐佛帶領全體弟子﹐遠行向南
方去﹐在路上不遠的荒郊﹐看見一堆白骨。當時﹐佛向骷骨恭敬﹐行大禮拜。
阿難在佛禮拜後﹐合掌恭敬對佛說﹕你是人天的導師﹐生命慈愛的父親﹐人們都歸向敬禮﹐
剛才是什麼緣故﹖禮拜荒郊路旁的骷骨呢﹖
佛說﹕你們雖然是我的弟子﹐捨家學習多年﹐不過知識有限。那堆骷骨﹐也許是我從前的祖
先﹐所以我向它禮拜。你試把它分為兩分﹐白色比較重是男性的骨﹐黑灰色較輕的屬於女性。
阿難說﹕佛陀啊﹗我見到的是白骨一堆﹐如何分辨出來呢﹐如果是活的人﹐男性衣服鞋帽﹐
女性脂粉香水﹐穿金戴銀﹐一看便知了。
佛說﹕你說得不錯。不過世間男子﹐在生時常到修行人的精舍﹐聽我的教導和接受合理的生
活道德﹐或憶念我的教誨和修行人的指示等。因此死後骷骨色白較重。女人方面﹐多重於感情﹐以
生兒育女為天賦﹐每生一胎﹐便哺乳撫養、移乾就濕。致體能大量消耗﹐顏容憔悴﹐故此死後骷骨
色灰較輕。
阿難聽佛解說後﹐內心非常痛楚﹐不禁流淚飲泣﹐說﹕佛陀啊﹗母親的恩德﹐重過於山﹐我
怎樣去回報她呢﹖
佛說﹕你們細心聽吧﹗母親受胎後懷妊﹐孩子在胎中經過十個月﹐身體實在很辛苦難受的。
孩子在胎中第一個月﹐有如草上的露珠﹐朝不能保証留到黃昏﹐朝陽出來﹐不到中午便消散去。第
二個月﹐好像凝結的乳酪。第三個月﹐凝結得猶如血塊。第四個月﹐稍似肉團的形態。第五個月﹐
肉團一分為五﹐一分似頭﹐兩分臂肘﹐兩分膝蓋。第六個月﹐眼、耳、鼻、舌、身、腦袋都有了雛
型。第七個月﹐骨骼、毛孔形成。第九個月﹐完全直接吸收母親食物的精華。第十個月﹐孩子整體
完成﹐從母親陰道出來﹐如果出來孝順的﹐便擎拳安詳出來﹐如果出來忤逆的﹐便橫生逆產﹐慈母
仿似萬刃刺心般痛楚感覺﹐然后出來。
母親除了懷孕生產恩德外﹐詳細地分析來說﹐還有十種恩的﹐一是懷孕後生活依循保養胎兒
的教育﹐令胎兒在母胎中、感應到母愛的溫柔體貼﹐沒有厭惡念頭滋生﹐這先天性的薰淘﹐對孩子
出生後﹐極可能減少過去、不善因子的成長。二是無條件接受分娩時帶來的痛苦。三是當孩子誕生
後、對自己身體破壞、和消耗的憂慮都忘卻。四是喂食時咽苦吐甘﹐忙碌終日。五是移乾就濕﹐晝
夜忘疲。六是哺乳時給以生命最高的營養。七是早晚清潔身體﹐去除不淨﹐保持衛生。八是時刻掛
念﹐縱然小事離開﹐心仍遠念不歇。九是對孩子有小病或不安情緒﹐更深深加以體恤。十當成長後
﹐究竟亦憐愍慈愛不輟。我再為你們說一遍吧﹗
一、久遠因情重﹐今生寄母胎﹐胎成生五臟﹐漸次六根開。
體成增負荷﹐轉動痛楚多﹐脂粉無心抹﹐粧鏡惹塵埃。
二、懷胎經十月﹐臨產痛欲絕﹐朝朝如重病﹐日夜似昏沉。
惶恐難具述﹐愁慮滿胸襟﹐含悲告親族﹐惟懼死來侵。
三、慈母生兒日﹐五臟痛俱生﹐身心皆悶絕﹐血流似宰羊。
生已聞兒啼﹐歡喜倍平常﹐喜定悲隨至﹐痛楚徹心腸。
四、父母恩深重﹐照顧不失時﹐吐甘無稍息﹐嚥苦自然怡。
愛重無能比﹐恩深復倍悲﹐但令孩兒飽﹐慈母自忘飢。
五、慈母身就濕﹐將兒移至乾﹐兩乳充飢渴﹐衣服掩風寒。
撫養常廢寢﹐寵玩令兒歡﹐但令兒喜悅﹐不求自安樂。
六、慈母如大地﹐慈父象徵天﹐覆載恩平等﹐父母亦如是。
無憎怨心態﹐無怒眼相視﹐愛情的結晶﹐終日憐愛共。
七、本是芙蓉面﹐眉目似青蓮﹐朱唇紅粉面﹐嬌聲像黃鶯。
恩深摧玉貌﹐洗濯損盤龍﹐只為憐兒女﹐慈母損顏容。
八、死別誠難忍﹐生離實亦傷﹐子出關山外﹐母憶在他鄉。
日夜心追隨﹐淚落數千行﹐如猿泣愛子﹐寸寸斷肝腸。
九、父母恩深重﹐回報實不易﹐小苦願代受﹐兒苦母不安。
聞兒他方去﹐憶念安眠難﹐兒女暫辛苦﹐長使母為難。
十、父母恩情重﹐恩被無間歇﹐起坐心相隨﹐遠近剎那至。
母齡一百歲﹐常憂八十年﹐欲知恩愛斷﹐命盡始分離。
佛說﹕我觀察世上的人﹐他們雖然有健全的身體﹐不過思想愚昧無知﹐很少想到父母的恩德
﹐不去恭敬﹐忘恩負義﹐沒有體恤慈愛的心﹐不孝敬﹐不順從。不知道母親懷妊的時候﹐十個月內
﹐坐立不自在﹐好像肩上擔上重擔一樣。飲食不如平常﹐活像一個病人﹐到臨產時﹐承受各種痛楚
﹐在生產時﹐和死神相隔一線﹐血流遍地﹐痛苦如此。兒女誕生後﹐不辭勞苦﹐三年哺乳。由嬰兒
到小孩﹐到少年﹐乃至成年﹐給與家庭教育、學校教育﹐使兒女明白倫理和社會道德﹐處事做人的
態度。到兒女婚嫁的時候﹐仍費心為他們準備﹐成家立室﹐諸多勞苦﹐沒有希望給與回報的。遇到
兒女生病﹐父母亦積憂勞成病﹐到兒女病愈﹐父母亦回復健康。這樣多年養育﹐不過願望他們成為
世間上的好人。
可是現世的兒女﹐多行不孝﹐目無尊長﹐應對沒有禮貌﹐惡眼仇視﹐欺凌叔伯﹐打罵兄弟﹐
毀辱親眷﹐不知羞恥﹐對過去父母師長的教導﹐背道而馳﹐父母的吩咐﹐多不遵從﹐兄弟談話﹐多
相諍議﹐出入往來﹐不告知父母﹐高傲自大﹐任意妄為﹐長輩訓斥﹐眷屬勸諫﹐忠言逆耳﹐全不納
受﹐儱戾不調﹐不守法紀﹐常常無理嗔怒﹐懶惰成性﹐遠離親友﹐親近惡人﹐惡習日深﹐以非作是
﹐或被誘惑﹐﹐離鄉別井﹐背棄爹娘。或因經商﹐或因公務調動﹐或因婚姻破裂等﹐至離家時節久
遠。或在異鄉﹐自不謹慎﹐被人謀殺﹐或因是非牽連﹐枉受牢獄枷鎖。或染疾病﹐病塌纏綿﹐骨瘦
皮黃﹐無人照料﹐被人嫌賤﹐流落街頭﹐客死異鄉﹐屍無人殮﹐腫脹爛壞﹐日晒風吹﹐白骨飄零。
或居異鄉長久﹐與親屬歡聚機會很少﹐違背父母﹐不知二老永懷憂念。或因多飲泣流淚﹐至雙目失
明。或因哀傷過度﹐抑鬱成病﹐衰老死亡﹐淪落異生﹐愛念仍沒有割捨。或由傳訊﹐知道兒女在外
﹐不專心學業﹐終日朋黨為奸﹐無賴粗橫﹐鬥打盜竊﹐和法律對衝。飲酒吸毒﹐作奸犯科﹐連累他
人﹐惱亂爹娘。或早出晚晚﹐不理雙親﹐不瞅不睬﹐視如不見﹐聽如不聞﹐從不致候關懷﹐自己高
床軟枕﹐天倫至親﹐由此間斷﹐父母年紀老邁﹐身似臨崖樹﹐形貌衰瘦﹐羞恥自卑﹐不敢見人。或
兩人其中一人先死﹐獨居生活﹐像客人寄居他家一樣﹐冷熱飢渴﹐無人照料。日夜悲傷﹐自嗟自嘆
。為人兒女﹐應該供養父母的﹐但現在青年﹐了無其事﹐以侍奉雙親為羞恥﹐被惡友譏笑。或只知
養妻活兒﹐日夜奔勞間歇﹐但聽妻子說話﹐事事依從﹐對長輩呵斥﹐全不入耳。或有女兒﹐從小孝
順﹐出嫁以後﹐便變成另外一個人﹐父母多說幾句﹐便大發脾氣﹐丈夫責罵時﹐卻甘心忍受﹐對夫
家情深義重﹐將父母至親骨肉﹐日漸疏遠。或隨丈夫移居異處﹐遠離爹娘﹐斷絕消息﹐再沒有幼時
的眷戀了。由此使父母悲念掛心﹐時刻坐立不安﹐常思會見﹐如渴時需水一樣。憶念女兒﹐不能安
枕的。父母親的大恩大德﹐是無量無邊﹐不孝兒女的事實﹐是數之不盡的。
佛詳細說出父母養育兒女心聲﹐和現實中為人兒女不孝的事實時﹐會中大眾不禁悲從中來﹐
悲傷欲絕﹐有些舉身投在地上﹐有捶胸撲倒在地﹐皮膚破裂流血的﹐有嚎啕大哭至啞不成聲的﹐有
默然流淚不止的。有悲不能禁暈倒下來的﹐一時哀聲處處﹐稍後不久﹐同聲向佛說﹕苦啊﹗苦啊﹗
我們都是罪人﹐但是我們從來沒有發覺。如在黑暗中生活一樣﹐今天知道過去的不是﹐實在心膽俱
寒、懊悔有什麼用呢﹖但願佛慈悲﹐哀憐愛念﹐給與援手救護﹐使我們知道怎樣去回報父母親的深
恩。
佛即時用極好、柔軟、和適、不女、不誤、深遠、不竭八種音聲對大眾說﹕你們不知道﹐我
當然說個明白的。假使有人﹐左肩擔著父親﹐右肩擔起母親﹐繞著須彌山行走﹐縱然經歷天文數字
的時間﹐自己軀命都耗盡死去﹐仍是不能報答父母深恩的。又假使有人﹐在飢饉的世界﹐為了父母
﹐割肉侍養﹐經天文數字的時間﹐仍是不能報答父母深恩的。又假使有人以利刀剜出眼睛﹐奉獻給
我﹐或割出自心﹐或用千刃同時刺身﹐或敲骨出髓﹐或吞熱鐵球﹐各各同樣經過天文數字的時間﹐
亦不能報答父母深恩的。
當時大眾聽佛說多種難行的事﹐加上長久的時間﹐仍不能報答父母深恩﹐不禁心如刀割﹐無
計可施﹐垂淚悲泣﹐深深慚愧﹐同聲說﹕我們罪孽深重﹐希望佛陀指示﹐怎樣能報父母深恩的方法

佛說﹕要回報父母深恩﹐就要做向下的事﹕把這卷父母恩重難報文字﹐書寫流通﹐和他人結
緣﹐每天讀誦一遍﹐自我反省﹐常常懺悔﹐消除罪愆﹐供養修行人﹐和億念我指導的方法﹐生活遵
循世間道德標準﹐清心寡欲﹐布施結緣﹐積福為他人著想﹐能為父母實行上面各事﹐是真孝順兒女
﹐不能實踐﹐是自欺欺人吧﹗
佛說﹕世上不孝的兒女﹐此身死後﹐一定轉生在極痛苦的環境﹐如同現在犯罪的人﹐判罰終
生在遙遠惡劣環境、勞改反省一樣。那里建筑牢固﹐甚至上空亦張羅覆蓋的鐵網﹐炎熱如火﹐或時
雷電交加﹐落下來的不是雨水﹐而是像火山流出來的溶岩﹐進入口中﹐唇舌俱爛。苦痛難忍﹐看管
的都是惡獸﹐殘忍成性﹐任意噬咬罪人。別有凶猛的惡鬼﹐駕禦利刺輪車﹐四方飛馳﹐不避罪人﹐
車輪輾及﹐體穿肉爛﹐腸臟塗地﹐慢慢痛苦死去﹐片刻又活過來﹐一日之中﹐萬死萬生﹐受此極刑
﹐皆由不孝敬父母﹐和自己身體﹐說話﹐思想運作感得的果報。
那時大眾﹐聽佛說出現世男女﹐不孝的情形﹐辜負父母養育深恩﹐招來的果報﹐心驚毛豎﹐
再垂淚悲泣﹐傷悲地說﹕我們一定依照、佛說報恩的事去做﹐此外還有別的事要辦嗎﹖
佛說﹕書寫父母恩重難報文字﹐是很重要的﹐能書寫一卷﹐送人結緣﹐便可使一人不蹈覆轍
。書寫十卷送人結緣﹐便令十人不蹈覆轍﹐乃至百卷、千卷、萬卷﹐也是一樣﹐他們因此立德進善
﹐啟發自己智慧學問至最高峰。道德人格到最充滿﹐人成佛成﹐和我同樣的境界時﹐你的功勳最大
﹐自然他們亦回報你﹐你和世界上所有的人﹐同時幫助你多生父母﹐得到慈悲普護﹐天上人間﹐享
受福樂﹐永遠不接近極痛苦的環境﹐或在生時接受極重罪犯的果報。
接著在會的大眾﹐除了隨佛出家的、在家的修行人﹐還有擁護佛法的、天龍八部鬼神的異類
生命體﹐世間國王大臣﹐社會中各階層的人們﹐圍繞佛陀聽講後﹐悲泣哽聲﹐各別發願﹐我們盡此
生的時間﹐乃至未來所有生命存在的時間﹐誓願不會違背佛的教誨﹐不管生活在任何惡劣環境中﹐
都堅持下去﹐此心永遠不稍改移的。
佛的在家堂弟阿難尊者﹐現在已經出家修行﹐侍候於佛﹐他安詳起立﹐向佛說﹕世界上最尊
貴的佛陀﹗你上來所說的一番言語﹐集合起來﹐稱作什麼名字呢﹖我們清楚後﹐便容易遵照實行的

佛說﹕這些文字今名為‘父母恩重難報經’。將它流通結緣﹐福慧雙全﹐切勿忘記啊﹗
這次法會結束的時候﹐會中出家在家的信徒﹐還有各界善信的男女﹐乃至護法神祗等﹐得到
法乳的滋潤﹐各各身心充滿喜悅﹐合掌致敬﹐抱著信心接受離去。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